企業觀|匯源被申請破產重整 是終局亦是起點_消費_產經頻道首頁_財經網 - CAIJING.COM.CN
當前位置:產經頻道首頁 > 消費 >
 

企業觀|匯源被申請破產重整 是終局亦是起點

本文來源于財經網 2021-07-19 21:26:00
字號:

林辰/文

身披23.3億元被執行金額的匯源,在今日被第三方申請破產重整。這是一代果汁大王自今年1月從港交所退市后,又一次光環隕落的余暉。

2007年,匯源赴港上市時,市值一度超過300億港元。2008年,可口可樂拋出25億美元的三倍溢價收購要約。2014年,匯源創始人朱新禮回顧這場交易,坦言若當時并購成行,匯源旗下的一系列業務可以讓其成為一家千億公司。

可如今,“千億公司”不止市值歸零,還正被各方追債。匯源的失信被執行人信息高達67條,限制消費令高達88條。

從無名之輩到被國際巨頭青睞的明星企業,再到人人哀嘆的“老賴”。匯源曾在巔峰時經歷夢碎。而本輪低谷時被申請破產重整,也不一定意味著匯源品牌的消亡。有業內人士表示,破產重整或可讓匯源切割負累業務,保留精品業務輕裝上陣。

而這一切對于匯源來說,是某一階段的終局,也可能是新一階段的起點。

破產重整或可輕裝上陣,匯源主力產品終端仍有一席之地  

今日,天眼查信息顯示,北京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新增破產重整信息,案號為(2021)京01破129號,申請人為山東德源國際物流有限公司。

而今年6月初,北京破產法庭曾發布消息披露,臨時管理人浩天信和律所擬在匯源食品預重整期間向社會公開招募投資人,促進匯源食品預重整順利轉入重整程序,使重整取得成功。

“破產重整與破產清算不同。破產重整是指專門針對可能或已經具備破產原因但又有維持價值和再生希望的企業,經由債務人或債權人或占有一定出資比例的債務人的股東的申請,以幫助債務人擺脫財務困境、恢復營業能力的法律制度。”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魏劍嘯向財經網產經介紹到。

對于匯源被提起破產重整的原因,魏劍嘯認為,一般對于債權人來說,破產重整,使得債務人具備重新煥發生機的希望,債權人的部分債權有可能得到清償,比起破產清算時相關債權無法受償、顆粒無收的法律后果,自然更為有利一點。

而如果是債務人與個別債權人合謀共商后,由該債權人提出申請。那可能存在三種情況。一是債務人雖然整體運營情況不佳,債務高企,但是其個別產品或個別業務或某個細分市場,尚具有發展前景和贏利空間,通過破產重整,切割負累業務,保留精品業務及活力較強業務。

二是引進投資者,引進合作機構,通過優勢互補,實現合作共贏。三是可以實現債權調整,使得很大部分債務得到減免,債務人可以甩掉大部分債務包袱,輕裝上陣。

“通過破產重整,可以合法逃避或者甩掉很大一塊企業債務。匯源公司的破產重整,不排除有上述某一個目的。當然也可以同時具有多個目的。” 魏劍嘯分析到。

財經網產經在匯源官網發現,匯源在今年5月,還曾憑借“匯源果汁登陸CCTV-1《大國品牌》及京信大屏”營銷案例,獲得廣告行業某項評選的金獎。

而在商超終端,其95度黑田橙等產品依然正常銷售。有意思的是,其淘寶官方店鋪還有兩款與元氣森林氣泡水包裝相似的復合果汁汽水產品。不過,從店鋪銷量排名看,兩款果汁氣泡水產品銷量合計不到50箱。分別排名倒數第一和第三。其最暢銷的依然是傳統大單品100%濃縮純果汁。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財經網產經透露,“匯源的果汁氣泡水在業界上新較早,卻被元氣森林等超車。主要原因是這是一個外包項目,匯源把品牌給別人用,自己投入力度不大。”對此,財經網產經試圖聯系匯源官方求證,但截至發稿,電話未能撥通。

事實上,從其線上店鋪的銷售情況看,包括95度黑田橙、樂堿克東弱堿天然蘇打水等近幾年的新產品,普遍居于銷量下游。匯源在終端,并沒有走出“第二曲線”。

收購失敗成轉折,300億市值歸0

雖然對于匯源來說,其已不再是飲料市場最熱門的品牌。但匯源的起家,卻是一個波折又令人亢奮的故事。

上世紀90年代,朱新禮放棄沂源縣經貿委副主任的公職,接手沂源縣瀕臨破產的罐頭廠,并將其業務改為生產果汁。對于這一棄仕從商的選擇,朱新禮在一次采訪中解釋,“我去當官的話,政府不缺我這么一個官員,但是呢,我覺得那個時候小平同志南巡講話,他說發展是硬道理,我覺得那個時候中國還是缺企業家。”

被外界認為性格強勢的朱新禮,在創業初期一展其冒險主義。1993年,不會外語的朱新禮只身一人去往慕尼黑參展,拿下瑞士一家公司500萬美元的合同。第一桶金由此誕生。

1996年,朱新禮以超過當年匯源利潤額的7000萬元對價,拿下央視僅僅5秒鐘的廣告權。但此番“豪賭”使得“有匯源才叫過年呢”的廣告深入人心。高舉高打的模式,也讓匯源的銷售規模快速增長。2000年-2003年,匯源銷售額從十多億翻倍到22.3億元。

終端銷售的快速起量,讓匯源有信心在上游四處布點。2000年初,朱新禮與德隆系合作,在全國新建20個生產基地。不過,在德隆系轟然倒塌前,朱新禮就與德隆系分道揚鑣,避開了后者崩盤的余波。此后,其又經歷了與統一的短暫合作。直到2007年赴港上市前夕,匯源的新歡已經成了法國達能、美國華平投資、荷蘭發展銀行。

2007年,匯源創下港交所最大規模IPO紀錄,市值一度超過313億港元。朱新禮的個人財富也高達61.3億元。

而這還不是巔峰。2008年,可口可樂報價25億美元收購匯源果汁。每股12.2港元的價格,是匯源停牌時4.14港元的近3倍。

對于這起要約,朱新禮拋出名言,“匯源應該當兒子養,當豬賣。”

但面對外界關于如果匯源不再是民族品牌,消費者還該不該給予其更多支持的疑問。朱新禮在當時表示,“品牌不應該有國界,不應該分榮辱,它是為人類服務的……誰說賣了個企業匯源就是賣國啊?要把它搬到美國去才叫賣國呢。它是把錢砸在中國,960萬土地上。”

可2009年3月,商務部宣布,根據《反壟斷法》禁止可口可樂收購匯源。而這是反壟斷法自實施以來首個未獲通過審查的案例。

收購失敗給匯源帶來巨大打擊。據悉,為準備收購,匯源在當時收縮終端的銷售人員和產品投入,將資金集中于上游擴建工廠。一直到今天,匯源依然堅持大農業思路。其目前依然擁有1000多萬畝果、蔬、茶、糧等種植基地, 并在全國10多個省份落地20多個農業產業園區。

可如此高規模的上游投入,給匯源的影響是自2011年開始,其扣非凈利潤轉為負數,出現每年動輒數億元的虧損情況。且到2014年,匯源的負債已經達到65.35億元的時候,朱新禮仍未意識到“攤大餅”的風險。

其在當時公開表示,“假設2008年在我把我們匯源整個事業的三分之一用25億美元賣出去,那這25億美元再加上我原來的三分之二整個匯源農業、匯源果業,將來如果再生產匯源果酒、匯源鮮果,這些一系列匯源品牌的話,出來的話,那我現在早就是千億級公司了。”

千億級的公司如今已煙消云散。2017年,匯源的負債近114億元。2018年3月,匯源自曝給朱新禮的關聯公司提供42.82億元的違規借款。并因此在一個月后,宣布停牌。

2020年2月,朱新禮及朱圣琴父女退出匯源果汁董事會。今年1月,匯源正式從港交所退市,市值歸0。朱新禮也一度成了老賴。

資本端匯源似乎走到了盡頭。但飛機的推車上、商超的貨架上,匯源依然有一席之地。被申請破產重整似乎是讓匯源給債務人們交待的契機。

一如朱新禮2014年時的發言,“到你擔當的時候你必須強,你吃苦的時候你也必須強,承擔風險的時候你也必須強。你不強你這個路走不完走不下來,你會跌倒了爬不起來。”

如今的匯源,已然到了再次歷劫的時刻。

【作者:林辰】 (編輯:孟令津)
關鍵字: 匯源 飲料
分享到:

熱門文章

要聞

編輯推薦

  • 宏觀
  • 證券
  • 金融
  • 產經
  • 汽車
  • 科技
  • 地產
丁香社区 亚洲 欧美 图-成 人 网 站 大全香蕉-香蕉网站在线观看,丁香五月啪啪